CADAS:挪威航计划停飞盖德维克–新加坡

2018-09-13 来源:民航资源网 罗之瑜

Summary:Norwegian is suspending services from London Gatwick to Singapore in Jan-2019, only 15 months after launching the route. Southeast Asia-Europe is an extremely competitive market, with very low one-stop fares that make it hard for an LCC to penetrate. High fuel prices make long haul routes such as Singapore-London even more challenging for an LCC.

  最新的消息显示2019年1月12日挪威航空计划停飞其伦敦盖德维克–新加坡航线。从2017年9月29日该航线开通至宣布停飞计划,该航线运营不足一年。这条航线开通之初为世界上由低成本航空运营的最远距离航线,目前是世界上低成本航空公司在飞第二远距离的航线。

  2017年4月,挪威航空宣布使用787开通每周4班的伦敦盖德维克–新加坡航线,该航线单程机票促销价为179英镑(230美元),高级经济舱票价为699英镑。挪威航空希望使用787更高的座位密度和更低的运营成本,能够让它从票价更高的竞争对手那里抢走乘客,并刺激价格敏感型旅客的需求。彼时挪威航空发展可谓顺风顺水,手握已订购但未交付的飞机订单超过200架。当时计划从2017年6月开始,挪威航空用737Max执飞10条跨北大西洋航线。

  2018年以来挪威航空可谓进入多事之秋,2018年3月底挪威航空宣布使用窄体机执行的部分跨大西洋航线停飞。4月,挪威航空公布2017年财务数据显示由于持续的快速扩张,2017年挪威航空负债加重,净亏损达2.99亿克朗,股价持续下滑。同期国际航空集团(IAG)突然宣布收购挪威航空4.6%的股份,并考虑全部收购的可能性。随后汉莎航空北欧航空皆表达出收购挪威航空的兴趣。

  此次宣布停飞航线,或是挪威航空断臂止血之举。从运营数据方面观察,该航线运营表现尚可。从2017年9月至2018年6月,挪威航空在盖德维克-新加坡航线承运旅客8.3万人次,平均客座率为78.8%,若从新开航线角度考虑,这样的运营表现并不算差。挪威航空航线开通后对英航、新加坡航空营运的希斯罗-新加坡航线并未带来明显影响,2018年上半年希斯罗-新加坡航线客运量同比增长。挪威航空的新航线显然刺激了市场需求。笔者认为选择停飞航线更多可能是因航线营收而非需求因素。

  2013年挪威航空进入远程低成本航空市场以来,对欧洲航空业带了极大的冲击,全服务航空集团纷纷成立各自远程低成本航空抵御挪威航空等远程低成本航空的冲击。但另一方面,远程低成本航空的发展仍在摸索阶段,挪威航空频繁新开、停飞远程航线亦能说明运营仍处于不稳定的阶段,挪威航空的试错成本较高。笔者认为在盖德维克–新加坡航线上,挪威航空面对英航、新加坡航空在新加坡-伦敦航线上的竞争,缺乏能够贡献中转旅客的航线网络支持是这条航线失败的主要因素。

  根据挪威航空公布未来3年的航线发展战略,挪威航空仍将坚持在远程低成本航空市场的探索,挪威航空今年起将重点关注远程航线的航班加密并持续开拓新市场。2019年随着A321neoLR的加入,挪威航空将开辟更多航线。同时挪威航空还希望在亚洲尤其中国市场增加航线。

     更多航空业分析合作请联系:CADAS@CARNOC.com

  CADAS(www.CADAS.com.cn)只关注真相。

  CADAS分析师团队是民航资源网专注于行业趋势研究、市场观察的研究团队。团队依托民航资源网第一时间掌握全球航空业资讯,借助飞常准(VariFlight)大数据挖掘航空数据背后的秘密。汇聚各方力量为行业上下游企业、个人客户提供服务。

  引用观点请注明CADAS。

  CADAS办公地点:上海、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