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ACI最新观点:票价不受机场收费影响

2018-05-16 来源:民航资源网 张清芷

    Summary: Airport charges are a relatively small and stable part of total airline costs, incurred for the use of airport facilities and services. Airport charges usually have a non-significant influence on air fares, which are constantly changing, based on dynamic pricing techniques driven by demand patterns, price elasticity and the level of competition on any given route.

  近期,欧洲航空运输协会(A4E)发起反对机场收费的运动,他们认为减少机场费用将直接降低旅客的机票价格。欧盟委员会就此针对机场收费政策进行评估,国际机场协会欧洲分会委托咨询公司开展调查,重点关注机场费用与机票价格之间的关系。

  研究机构认为机场费用确实影响航空公司的运力规划和网络发展,但机场费用与航空票价之间并没有对应关系。机场费用包括机场设施使用费和机场服务费,只是航空公司总成本中相对较小且稳定的一部分,而航空票价基于市场需求、弹性定价和市场竞争程度不断变化,机场费用对机票价格无明显影响。

  静态的机场费用与动态的机票价格

  机场费用是预先设定的,且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发生变化。机场需遵守欧盟以及国家规定,并不能随意收费,较大机场的机场费用通常由监管机构决定。而且机场需与航空公司进行系统性的协商,考虑相关成本等因素,这些大大限制了机场费用的变动。

  相反,航空票价取决于航空公司的动态定价,每小时甚至每分钟都在变化。航空公司完全可以设定他们认为合适的票价,使用定价算法等收入管理技术,优化每一航班的收益。收益经理通过评估当前、历史和预测的需求以及竞争对手的定价,在票价与客座率之间取得最佳的平衡。但是他们在设定和调整机票价格时,并不考虑此航线的潜在成本,更不会考虑机场费用。

  市场需求与竞争驱动票价

  根据研究机构报告显示,机票价格的驱动因素包含市场需求变化和航空公司之间的竞争。

  市场潜在需求的变化,表现在季节(如节假日的需求增加),周期(如周一或周五的商务旅行的需求增加),甚至一天中的时刻(如清早和晚上的需求增加)。在高需求时期,航空公司的票价有明显变化,如从A地到B地的航班座位是有限的且难以用别的航班替代,那么票价就会上升。这正是机票价格变化如此之大的原因,甚至有时同一航班的票价可高出700%。机场费用并不会影响这些变化,航空公司在需求没有价格弹性时总会提高票价,而且他们也允许这样做。

1

  研究机构通过机票查询发现,独飞航线的票价始终高于存在竞争关系的航线票价。汉莎航空往返法兰克福的垄断独飞航线的票价比竞争航线高出70%以上。

2

  无论机场费用是多少,航空公司都将根据市场需求与竞争关系变动机票价格。例如,2014年法国航空14天的罢工事件,其竞争对手趁此将机票价格抬高;柏林航空(AirBerlin)破产后,德国联邦航空(Bundeskartellamt)的国内航班机票价格纷纷上涨。

  机场费用增加并未转嫁至旅客

  当总成本增加时,航空公司是否抬高票价将其转嫁给旅客?研究机构认为航空公司提高票价时会评估市场竞争以及成本增加的增幅情况。若成本急剧增加或增幅较大,航空公司则极有可能提高票价。以前航班票价的上升主要是由于燃油成本的增加。2010年油价飙升期间,许多航空公司加收燃油附加费或提高机票价格。值得注意的是,当燃油价格回落到之前水平时,这些附加费用仍在存在。这对于旅客明显是不对等的定价模式,也说明了航空公司在定价时并不考虑该航线的潜在成本。而机场费用从不会急剧增长(如上文提到,机场费用是预先设定的,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发生变化),而且增幅并不明显(作为航空公司总运营成本的一部分,机场费用在全服务航空和低成本航空之间的比例从3%到12%不等)。正因如此,机场费用无论是增加还是减少,都不会对票价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也不会转嫁至旅客。

  研究机构提供了几个案例进一步说明了相比机场费用,票价变动更受市场竞争和市场动态影响。例如,伦敦盖特威克机场费用低于伦敦希思罗机场,但英国航空公司从伦敦盖特威克机场飞往纽约机场的费用比从伦敦希思罗机场飞往纽约机场的费用要高,两者总票价几乎是一样的。

3

  在航空业,低机场费用并不会带来较低的票价。比如法国航空(AirFrance-KLM)往返纽约的航班,阿姆斯特丹机场(AMS)的机场费用较巴黎夏尔戴高乐机场(CDG)低,但阿姆斯特丹机场往返纽约航班的票价反而更高。

4

  瑞安航空往返巴塞罗那的航班也并没有因为布鲁塞尔沙勒罗瓦机场(CRL)的机场费用低于布鲁塞尔扎芬特姆机场(BRU),而在票价上体现出来。

5

  总而言之,机票价格的变动与机场费用无关,降低机场收费并不意味着机票价格下降。A4E要求加强机场监管,降低机场费用,误导了旅客和航空业决策者,其反对机场收费纯粹是为了提高航空公司的收益。机场费用(包括管制费用、安检、PRM检测器、公共设施费用)一直是航空公司总成本中相对较小且稳定的一部分,但是航空公司总是希望通过降低机场费用以获得更高的利润。机场费用虽然不会影响航空公司的机票价格,但它们确实会在中长期内影响航空公司的运力安排以及航线网络规划发展。

6

  研究机构的研究证明,票价透明化才是旅客的真正需要。航空公司在反映机票价格受机场费用影响时,并不谈及机场费用中的优惠和激励政策。这意味着航空公司会让旅客支付一定的机场费用,而这些费用实际上比他们支付给机场的设施和服务的费用要高,这些费用的净差额相当于未公开的机票补贴。目前,超过85%的欧洲机场为航空公司提供补贴和优惠,所以机票透明度的缺失意味着即使降低机场费用也不会降低票价。机场费用中预先确定的优惠和补贴(部分是按机票销售量等因素发放的),航空公司应将这部分透明化并显现在票价中。有些机场想让他们的优惠和激励政策与机票价格挂钩,如要求航空公司降低机票价格作为谈判优惠时的一部分,但航空公司显然抵制这种做法。航空公司机票价格透明化依然任重而道远。

    更多航空业分析合作请联系:CADAS@CARNOC.com

  CADAS(www.CADAS.com.cn)只关注真相。

  CADAS分析师团队是民航资源网专注于行业趋势研究、市场观察的研究团队。团队依托民航资源网第一时间掌握全球航空业资讯,借助飞常准(VariFlight)大数据挖掘航空数据背后的秘密。汇聚各方力量为行业上下游企业、个人客户提供服务。

  引用观点请注明CADAS。

  CADAS办公地点:上海、北京